00240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40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5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813
    管理员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夜深人静,城市里的大街小巷都渐渐安静了下来,市中心的各大商场也已经陆陆续续打洋关门了,漆黑的天空笼罩着这座规模不算大的三线城市,由于城市地处平原地带,又不是省政府这些年着力发展的对象,因此高楼大厦的鳞次栉比在这所城市是看不见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全国各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因此收益的也只有那些大城市,像K市这种三线小城市基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发展。不,要说改革开放对K市的影响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的,那就是市民的思想随着潮流也越来越开放,而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大家逐渐对性更加的随意了,特别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大学生们。

      省政府在2007年下令修建的新势力培训中心,位于K市的市中心商业圈的中心地带,在这种三线城市里算是最好的校外教育机构了,但平时这里最多九点就会关门。而此刻,周围早已是一片漆黑,但培训中心三楼的教室里还亮着灯,这算得上酒店最差的场所了,平时都是来酒店的工作人员以及主办这次活动会议的隶书民和君上正在抓紧时间布置会场,明天上午,这里将举行“性之书吧第一届‘湿情’原创小说大赛”的开赛会议。与会人员有宣传部长影若曦女士,现在正在教室布置会场的总负责隶书民和总策划君上,总监督难控制,以及有意向参赛的会员。这还是性吧成立五年以来,第一次在如此正式的场合举行活动会议,想必明天这里必定是人山人海。

      翌日清晨,一声高音鸣笛划破黎明,一列由省城始发北上的列车呼啸着向K市驶来,漂亮的列车乘务员睡眼惺忪地从列车员室出来,打了一个呵欠,拿着换票簿,摇醒了还在蒙头呼呼大睡的哈笑,哈笑此时正裹着被子做着春梦,正梦见一个处女正被自己开苞,可是接下来就没有后续了。哈笑有点生气地望着眼前的小美女不耐烦地说:“干什么?”

      列车员平静地说:“你好,哈先生是吧,K市马上就要到了,我是来通知你换票的”

      小美女的话刚说完,车厢内的广播就响了起来:“尊敬的各位旅客,列车前方马上就要到达K站了,请要下车的旅客在14号车厢准备下车,列车在K站停靠两分”,身穿黑色T恤衫的哈笑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摸着头,然后移动了下身体,对列车员说“呵呵,这么快就到了啊,不好意思啊,我马上换票”

      “知道就好,哼,这个,你是16车19号中铺,哈笑,啊啊啊啊”,列车员刚刚抽出哈笑的车票正准备递给他,然后就是一声尖叫,同时闭上了眼睛。原来哈笑忘了自己下身全裸,刚刚这一动,正好从被子里露出了软软的却很粗大的阴茎,哈笑心想,完了,这下简直是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哈笑连忙盖上被子,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整节车厢,确定没有人起来后,一个劲儿地跟小美女道歉,小美女换了他的票后就逃走了。窗外的田野逐渐演变成低矮的楼房和街道,列车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上午七点二十分,列车稳稳地停靠在了K站1站台,因为事先听到列车只在K站停两分钟,哈笑不敢多停留,赶快拿起行李下车,没想到这小小的三线城市居然还有这么多人下车,还没等他出站,列车就鸣笛开走了。

      “哇,好美丽的胸部啊,哎呀,我是不是坏孩子呀,嘻嘻”,刚刚进入大学的小美女秦伊珑正在对着家里的大镜子欣赏着自己傲人的身体,此时的她一丝不挂,仔细地观赏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虽然她在私下会这样毫无害羞地观赏自己的裸体,但是在外面,在学校,在同学们眼里,她却始终是一个保守的女孩。不瞒您说,现在她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我难道这么坏吗,没错,我就是这么坏,在学校的那些歪瓜裂枣面前我忍得好辛苦啊,为什么学校没有帅哥呢,我好想感受第一次啊。听隔壁的姐姐经常在晚上发出和我自慰时相同的声音,她有男朋友的,肯定是他男朋友在干她,我好想有一个帅哥来干我啊,为什么就一直都没有呢”,秦伊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

      “呀,不好,时间快到了”,秦伊珑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八点四十了,离开会的时间还仅仅剩下二十分钟。

      秦伊珑赶快翻出自己的那套黑色套装穿上,然后急匆匆地下楼,骑上上大学后妈妈给自己买的电驴,向市中心的新势力培训中心飞驰而去。秦伊珑考上了K市一所普通大学,但她不是很喜欢和室友一起,再加上家又在本地,所以她经常回家,为了方便,妈妈就给她买了现在这辆黑色的电驴。

      上午八点五十五分,秦伊珑终于赶到了新势力培训中心三楼教室,此时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大家都坐在位子上,等待着会议的正式开始。

      上午九点正,宣传部长影若曦宣布“性之书吧第一届‘湿情’原创小说大赛”的开赛会议正式开始。首先一身淑女装打扮的影若曦介绍了自己,性吧美女版主在会员中早就好评如潮,今天见到真人了,果然名不虚传,美女永远对男人都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之后影若曦代表性之书吧详细地说明了此次原创活动的要求以及提出了对各位会员的期待。然后由着名的性吧原创写手哈笑代表广大会员致辞,哈笑一身黑色T恤搭配深蓝色牛仔裤,在台上显得十分帅气,对于这样的帅哥,秦伊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再加上在论坛里她本来就很欣赏这位网名为hahaxiao2012的着名原创作者了,没想到他居然真名也叫哈笑,“哈”这个姓氏应该算是比较稀有的了,更没想到这哈哈笑居然长得如此帅气,这让花痴的秦伊珑兴奋不已。哈笑演讲完毕后鞠躬致谢,然后很气派地走下台,接下来是各位管理和有意参赛的选手之间互相认识,秦伊珑特别淑女地走上台前与影若曦等人合影,当她站上台的一瞬间,台下沸腾了,“原来论坛里的女网友都是美女”之类的议论不绝于耳。面带微笑的秦伊珑显得十分可爱,她那染成泥黄色的刘海紧跟时尚潮流,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无比,可爱的樱桃小嘴让台下的狼友恨不得把自己已经硬梆梆的肉棒马上塞进去,随着目光的下移,几乎所有的狼友都死盯着秦伊珑高耸的乳房,虽然现在她穿着一件白色外套,但是台下的狼友早就在心里把她扒得精光了,看到她那浅蓝色的牛仔裤时,狼友们首先想到的必然是里面的黑森林,没办法,谁让她是唯一有意参赛本次活动的女网友呢。看着这么可爱的女孩,而且还是性吧的会员,估计台下的狼友早就在心里把秦伊珑干了千百回了,而此时秦伊珑的眼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帅气的哈笑。看着哈笑也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她心里的小鹿开始横冲直撞。

      整个会议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秦伊珑在会议结束后,找到了哈笑,很快地就和他聊了起来,毕竟大家有共同的话题,看到秦伊珑和哈笑相谈甚欢,众狼友那是羡慕嫉妒恨啊,但也只能干瞪眼,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在会议期间,秦伊珑发现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很镇定,很低调,她很奇怪这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可是会议结束后,他很快便离开了。而他,就是米熙罗。

      和秦伊珑互换了电话后,哈笑接到一条短信后,立刻乘地铁去了郊外,好像很匆忙的样子,大约一个小时后,哈笑来到郊外的一片树林里,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很神秘地说,“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对方没有回应,一分钟后,汽车的引擎声响起,不远处有一辆车向树林驶来,哈笑定睛一看,是辆奔驰。奔驰车在哈笑旁边停了下来,银白色的车门打开,只见米熙罗慢慢地从车里走出来,一脸坏笑地对哈笑说:“哈笑,看不出来啊,你不是今天有事要回家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得了,我认栽,原来你也居然真用同音名登录论坛,不过你居然直接开奔驰过来啦”,哈笑语气很平静。

      “哎呀,没办法,火车票买不到了撒,你娃买票时也不说一声”,米熙罗抱怨着。

      “说的轻松,这种事本来就是谎言,我怎么和你说”,哈笑不高兴地说。

      “好啦,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不过你小子哪来的时间写那么多篇原创文啊”,米熙罗感觉有的不可思议地问道。

      “呵呵,一般般,没事就写写呗,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写得多了”,哈笑故作谦虚地回应。

      “你也真行,伪装得很好嘛,怎么,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米熙罗话锋一转,质问起了哈笑。

      “你果然是跳跃性思维啊,不过你说什么,我看上谁了?”,哈笑一脸无辜样。

      “还装是不,当然是可爱的秦伊珑啦,还会有谁”,米熙罗坏笑。

      “哪有的事,别乱说哈,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哈笑只想赶快逃离。

      “走,有车你不坐,你走路,快上车,我送你进城”,米熙罗把哈笑推上车后,然后向市中心驶去。原来哈笑和米熙罗是省城同一所大学的同系的同学,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种特殊的场合遇见。

      回到学校后,哈笑和秦伊珑始终保持着联系,两人日久生情,关系越来越暧昧。有一天聊天时,秦伊珑说好想见哈笑,哈笑也告诉秦伊珑自己好想好想她,只是他少说了一个干字,少这一个字,意思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要搞定秦伊珑,从论坛上她的文章来看,这应该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但她那清纯模样又让哈笑实在摸不准她的想法,所以只好顺着她,聊天时哈笑说自己也很想见她,无奈没有时间,在秦伊珑软磨硬泡的攻势下,哈笑答应这周末自己过去看她。

      “诶,兄弟,你那奔驰车最近没用吧”,哈笑嬉皮笑脸地试探着米熙罗。

      “怎么,要下手了?这就忍不住了?你不是说不喜欢她吗”,米熙罗嘲笑着说。

      “好吧,我承认,有那么一点喜欢她,一句话,借不借”,哈笑觉得和米熙罗这样说下去就会没完没了,所有就开门见山,直捣龙门。

      “借,不就是一辆车嘛,再说你有驾照,又不是无证驾驶,只是你不要又去玩了人家就跑,我可是知道你小子的”,米熙罗心底还是有点喜欢秦伊珑,毕竟如此可爱的美女,任谁都喜欢。因为有一点喜欢,所以他不希望秦伊珑受到伤害。

      时间转眼便到了周六,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哈笑就开着米熙罗的奔驰车从省城学校一路开到K市,到K市的中心商业圈时,已经是下午了,他把车停在路边,然后走进一家咖啡厅,点了一杯摩卡,慢慢地品尝起来,喝完咖啡后,他给秦伊珑打了电话,约她在地铁口的那个地上停车场见面,然后把车开了过去。

      秦伊珑放下电话便画起妆来,因为她家就在地铁口附近,因此今天她没有骑她的黑色电驴,套上白色外套就出门了,到了约定的地点,哈笑远远地看见秦伊珑走过来,于是按了按喇叭,秦伊珑顺着声音看过去,不远的地方停着的一辆奔驰里有个帅哥,她很确定那个帅哥就是自己日盼夜盼的哈笑,她微笑着用挥舞着双手向奔驰走去。

      哈笑看到美女向自己走来,打开车门,绕过车头,然后以一个很绅士风度的动作示意秦依珑上车。秦依珑从小在这座三线城市里长大,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家里那套110平方的房子都是按揭贷款买的,更别提什么车了,奔驰车虽然在这座城市里还是比较常见,但是刚刚上大学的秦依珑还是第一次坐上这样的车。所以多少还是有些兴奋,坐在车里的她拿出才买的三星9100手机就开始玩起了自拍,看着如此可爱的秦依珑,哈笑实在无法与论坛里的她,那个写出了几篇精彩色文的她相提并论。甚至有时都在质疑这小妞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不,现在看来也许她还只是女孩。

      下午自然是陪小美女逛街,哈笑实在搞不懂为何女生在体育方面一般都不行,却能整下午不停地穿梭于各大商场之间。逛了一下午,秦依珑笑容满面地边走边跳,后面则跟着双手满满的哈笑,这场景完全就是妻管严的小两口,丈夫被妻子强行拉着逛商场,然后又强行充当棒棒军。事实上,这两人严格来说根本还不算是情侣,不过哈笑当然不会那么傻,凭借在学校三年的泡妞经历,他早就摸透了一般女孩子的想法,而向秦依珑这样清纯可爱,同时思想单纯的学生,哈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他会这样做自然有自己的想法,秦依珑长得如此可爱动人,身材也是无可挑剔,他早在开会的那天起就开始注意这个女孩了,其实从她走上台的那一刻,这个在学校风流的花花公子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样把这个美女搞上床了。

      提着大包小包购物袋的哈笑故意装作很累的样子,向前面叫道:“诶,我说小祖宗,你要不要走这么快啊,你倒是轻松,可是你也要考虑下我啊,这么多东西,还是很重的”,哈笑演得很认真,不,应该说上气不接下气地演得很到位。

      “哎哟哟,就这么点东西就觉得累了啊,人家以前可是拿过更多东西的哟,嘿嘿”,秦依珑停下脚步,转头笑着说。

      “那好,我帮你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地补偿我啊”,哈笑几步赶上来,然后不怀好意地凑到秦依珑的耳边说着。

      “这这这这,你你你你,说说说什么”,听到哈笑突然这样说,秦依珑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说话结结巴巴起来。

      哈哈,真是个可爱至极的清纯女,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她如此紧张,看来我运气真是太好了,哈笑心想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应该很轻松就可以把这女孩骗上床,想到这里,他真想大声的哈哈笑。

      “哈笑,你在傻笑什么,你你你,是不是又在想不好的事情了,哼”,看到哈笑在一旁傻笑,秦依珑马上就猜到色色的哈笑一定在想和自己做爱的事情了,虽然自己也真的很想和他做爱,他也够帅,再加上还有奔驰车,哇哦,大富豪诶。

      哈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根本没有发觉自己的糗样,被秦依珑这么一说才赶紧恢复了镇定的神态,嬉笑着说:“我说依依啊,你看时间都快晚上了,我们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啊”,哈笑想速度转移话题,况且提着这么多的东西,是要找个地方休息才行。

      “嗯,这个嘛,好啊,我知道商业街背后有家日本料理,好像蛮正宗的咧,要不要去那里?”,经哈笑这么一说,秦依珑也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空空,当即决定去吃日本料理,所以她摇着哈笑已经有些承受不起的胳膊撒娇。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特别喜欢那家日本料理餐厅。

      “嗯,好,反正这里你比我熟,就按你说的办。”哈笑一本正经地回应着。

      说完,两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哈笑拉开后门,把大包小包全部塞了进去,然后拉开前门坐了进去,这才发现这小妮子早就已经就位了,“哇哦,目标日本料理,go”,秦依珑打了一个响指,在她孩子般的欢呼声中,车子启动了。

      这家北海道日本料理店离停车场不远,但为了避免等下麻烦,哈笑还是把车开过来了,找了个路边停车位,然后和秦依珑一起坐电梯上了四楼,看了店面的装饰,哈笑心说这家店果然不错,风格很日本,让人有种异国他乡的感觉,比省城里那些高档日本料理店来得实在,要是服务员是日本小妞就更好了,“いらっしゃいませ”,一声清脆的日语响起,哈笑立刻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外表清纯的小美女微笑着向他们走来,正当哈笑为能碰到如此脱俗日本妞而高兴时,那个美女再次开口了,“先生,请问是两位吗,请跟我到这边来”,纯正的中文发音让哈笑的幻想落空,跟着她到一个装饰比较静雅的隔间,然后拉上秦依珑坐好。

      “请问先生需要点什么呢?”秦依珑抢着回答,“那个那个,我要刺身拼盘,北极贝寿司,章鱼烧,日式烤肉,还有还有,哦,对了,天妇罗,嗯,好吧,就先这么多”一咕噜说完这些后才想起对面还坐在哈笑,不好意思地嘻嘻笑起来。

      哈笑没有理会她,只是对服务员说了一句,“就先这些吧,谢谢,麻烦快点。”

      看着如此可爱的秦依珑,哈笑真想立刻就侵入她那一定很细嫩的身体,但想归想,他知道这美女已经上钩了,迟早都是他的,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看着天真活泼的秦依珑吃着天妇罗的样子,哈笑的思想又飘走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秦依珑为自己口交。秦依珑的食欲真是让哈笑有点难以展笑颜,倒不是心疼这点钱,而是他想着这么能吃的女孩怎么能保持那性感诱人的身材,不过转念一想,反正就只是和她上床,如果不好就一脚蹬了,自己睡过的女人比比皆是,何尝又在乎多她一个。

      吃完晚饭,两人坐在商场外的小广场上的弧形石凳上聊天,内容当然是各自生活上的事,还有就是这次书吧比赛的事情,哈笑告诉她这次自己要拿第一,秦依珑竖起大拇指笑道:“嗯,你一定行的,我支持你,笑笑”,完了完了,自己怎么称呼人家笑笑,哎呀,他不会生气吧,该怎么办才好啊。刚刚说出话的秦依珑心里责怪自己嘴不严。

      “啊,不好意思,这个这个,我不该叫你笑笑的,你没生气吧”,秦依珑红着脸,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

      “啊,没事,随便叫我什么都可以。依依,我喜欢你,你叫什么我都喜欢”,哈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哎呀呀,怎么办怎么办,他这是认真地吗,他在向我表白,哇噜噜,我是不是应该马上答应下来呢,哈笑突然的表白让秦依珑有点束手无策。

      “依依,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看着秦依珑半天没有反应,哈笑有点急了,这不是因为他真的喜欢秦依珑,只是如果不成男女朋友,怎么可能和她上床,她绝对不可能像她在小说里写的那样随便。

      “我,我,这个,哈笑,我也喜欢你,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秦依珑终于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额话。之后两人很自然地牵起了手。现在正值炎热的夏季,秦依珑一身粉红背心配深蓝色牛仔短裤,看起来非常性感,美腿裸露在外,有一种别样的味道。当晚,在送秦依珑回家后,哈笑就立即开车回到了省城。

      “米熙罗,谢谢你的车,已经搞定啦”,次日学校食堂里哈笑看到米熙罗就立刻拉住了他。

      “怎么,你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办了,感觉如何?”,米熙罗故作很紧张的问道。

      “什么办了,哥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现在只是男女朋友而已”,哈笑白了米熙罗一眼,语气有些不满。

      “哦,我还以为又一个少女沦丧你魔手了呢,哈哈,以后要车尽管说,你要追她,哥绝对支持你”,我反正在这里用不上。

      一个星期过得很快,但这期间可能发生很多的事,哈笑和秦依珑几乎每天聊到深夜,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周三,学校电影院看电影时身边的女生大多数都有爱着自己的男生陪伴,而自己明明有那么帅气的男朋友却还是只能孤零零的,秦依珑像哈笑说自己很孤独,好想和他在一起不分开,哈笑说分开只是暂时的,并且许诺周末会再次去她那里陪她。秦依珑很高兴,在学校里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后,秦依珑决定把自己完全交给哈笑,在周五的聊天里秦依珑有意无意地暗示哈笑这周末她家父母出差了,自己一个人很孤独。泡妞高手的哈笑不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看了看时间23:30,立即拨通了米熙罗的电话。

      “喂,你干什么,这么晚了”,米熙罗迷迷糊糊地回话。

      “哎呀,有件事,明天我借下你的车没问题吧,哥儿们,你可是说绝对支持我的”,哈笑此时难掩心中的兴奋之情。

      “你不是才去了吗,怎么又借,车是没问题,关键你是不是太勤了一点儿”,米熙罗感觉到有点意思,所以问问清楚。

      “哥们儿,这回多半有戏,她给我说周末她家没人,嘿嘿”,隔着电话,哈笑那淫荡的笑声毫无损失地传了过来。

      “我说呢,原来人家主动送上门儿啊,还真有你小子的,这么快,没问题,明天早上给你钥匙。”米熙罗说完便挂了电话,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天早上,米熙罗早上主动把钥匙送到哈笑的寝室,哈笑开门发现米熙罗居然送钥匙来了,这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了吧,正想着,发现钥匙链上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小熊饰物,“你懂的,这玩意儿,女孩儿都喜欢”,米熙罗微笑着把钥匙交给了哈笑,然后就回宿舍睡觉去了。

      省城到K市开车只需要三个小时,中午时分,哈笑就到了K市,他把奔驰车开到秦依珑的学校门口,然后给秦依珑打电话,不一会儿,秦依珑今天穿得比较青春,浅黄色衬衫,里面是粉色背心,再配上牛仔热裤,这热裤直接给青春的秦依珑增添了一丝性感。下午,和上周一样,哈笑陪着秦依珑在商场转悠,很快夜幕开始笼罩K市的天空,商业街霓虹一片,今天的秦依珑与往常不同,少了一分羞涩,多了一分性感。

      晚饭后,哈笑牵着秦依珑在商业街广场上散步,“笑笑,今天有个姐妹请我们唱歌,就在后面,时间快到了”,秦依珑用有一点嗲的声音撒娇道。

      “好,那我们走吧”,说着两人走到停车场把车开出来,然后开进KTV的地上停车场,停好车后,两人很甜蜜地走进302包房,此刻里面已经是歌声嘹亮,一定是她的那个姐妹在高歌,哈笑觉得好像包房不止一个人,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唱歌女生的腿下坐着一个男人,想必是那个女生的男朋友吧,不看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的手居然在那个女生的胸部上游走,而且动作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改变,哈笑对眼前的一切说实话有点吃惊,他完全想不到清纯的秦依珑身边的朋友在这方面居然如此开放,这让他突然有一个设想,难道这看似清纯的秦依珑骨子里也是很色,很骚的,再想想这次还真是秦依珑主动要自己过来陪她的,也是她告诉自己今天家里没人的,照这样看来,难道真的是她感到寂寞了想找自己来解决空虚吗,那她还可能是个处女吗?哈笑开始对秦依珑产生了怀疑。但是他没有吱声,只是暗暗观察秦依珑的一举一动。

      秦依珑的酒量毫无掩饰,几杯下肚后,她的头已经昏昏沉沉了,她给正在缠绵的两人告别以后,便拉着哈笑快步冲出了KTV,然后蹲在奔驰车旁边,哈笑拍着她的背,很快秦依珑便蹲在地上吐了,之后哈笑把有些不太清醒的她放在了副驾驶,坐在驾驶座上的哈笑看着身边的秦依珑,哈笑大胆地帮她脱去了黄色衬衫,动作幅度比较大,无意间碰到了她的胸部,那种弹性,那种柔软,哈笑的分身立刻有了反应,哈笑有点忍不住了,马上解开皮带,扑了上去,一只手直接抓住了秦依珑柔软的胸部,另一只手从热裤的底部伸进去按在了秦依珑的神秘地带。

      “哈笑,别这样,别在这里,去我家,今晚我是你的”,秦依珑阻止着这双罪恶的双手,迷迷糊糊地说着。看着美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哈笑也觉得自己太着急了,于是靠在座椅上,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启动了汽车,他没有注意到从他到K市甚至更早,那个可爱的小熊饰物自带的灯就在不时地闪烁。

      到了秦依珑的家后,这间房其实不大,但布局非常好,所以显得非常大,他把昏昏沉沉的美女抱进卧室后,饶有兴趣的观赏着这个尤物,想到今晚她将属于自己,自己的肉棒将进入这个尤物最神圣的殿堂,他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了。

      “哈笑,你先去洗澡,我在这里等你”,秦依珑迷迷糊糊地说着。

      哈笑看着床上的秦依珑,淫笑着:“依依宝贝,等着我,等下我让你飞上天”,说完便走进了浴室。清洗完自己的身体后,看着身下那条软绵绵的阴茎,哈笑自言自语:“不要着急,马上就让你好好享受,哈哈”。然后就乐呵呵地走出了浴室,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突然,哈笑撞到一个棍物,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笑笑,你,你洗完啦,我等你好久了”,床上的秦依珑慢慢爬起来,趴在同样躺在床上的男人身上。他没有说话,只是任由秦依珑在自己身上乱摸,很快秦依珑天真的笑着,手在男人那件红色的T恤衫上随意游走,然后滑至下身,慢慢地脱去了哈笑的内裤。

      “笑笑,你什么时候有这件衣服的啊,哇,你的鸡巴这么大啊,我会让你舒服的,嘻嘻”,说完套弄了几下手里的肉棒后,然后一口吃了进去,但很快她又吐了出来,“笑笑,你不是才洗了澡吗,怎么你的鸡巴还是有点臭啊”,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继续埋头吮吸了起来。受到如此诱惑和刺激,哈笑很快便忍不住了,翻身把秦依珑压在身下,如同野兽般地撕破了她身上的黑色内衣,一对洁白柔嫩的娇乳暴露在眼前,他疯狂地揉弄着这美丽的山峰,然后拉开秦依珑的内裤,用力地将手指插入美女神秘的洞穴,里面湿滑温暖,只是感觉很紧,很窄。难道真是处女,他心里犯着嘀咕,动作上却毫不犹豫,更加粗鲁,初经人事的秦依珑的娇嫩乳房哪能经得起他的蹂躏,很快已经红了一片。他不想吻她,因为她身上的酒气,他可不想让这糟糕的气味破坏了享受美餐的兴致。他提枪直入,由于用力过猛,秦依珑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而此时他的肉棒还没有进去三分之一,顿时他肯定了她的处女之身,抽出阴茎,在湿滑的洞口来回摩擦,这样一来,洞口的润滑度相对提高,有利于肉棒的侵入。觉得差不多了之后,他再次插进她湿滑的通道,这次他温柔了许多,慢慢地,慢慢地挺进,终于,他感觉到了障碍,他无比的兴奋,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全部没入秦依珑那幽长的隧道里,伴随着的又是秦依珑的一声惨叫,这声惨叫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他没有停下来哪怕一秒,而是迅速地抽插了起来,之后秦依珑的惨叫声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她享受性爱的浪叫。

      其间过程就不再多加描述,大约高速抽插了30分钟左右,伴随着他的一声闷吼,他终于忍不住精关一松,一股热流带着粘稠的精液从龟头喷出,冲击着秦依珑的子宫深处。又过了几分钟,他才懒散地从她的体内抽出已经软掉的阴茎,慢慢地穿好衣服,调包好奔驰车钥匙链上的小熊饰物,看着床上一丝不挂,刚刚还在自己胯下的美女秦依珑,他自言自语:“秦依珑,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奶子和小穴都是极品,就是太傻了,你真以为他爱你吗,吸引他的不过是你的肉体罢了”,说完又忍不住在意识不清的秦依珑的雪白嫩乳上抓上一把,接着走到浴室门前,看着仍然昏迷不醒的哈笑,轻描淡写地吐出了几个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取出原来小熊饰物里的跟踪器并毁掉后,关门离去。

      “笑笑,你真的好厉害哦,弄得我好舒服啊,真的好想让你的大鸡巴再插我的穴哦,算了,今天累了,明天再说吧”,秦依珑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看来她是真正爱上了哈笑,心甘情愿完全交出自己。然而她怎么都想不到,和自己在床上云雨的竟是别人,刚刚的激情让她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快感,同时唤醒了她那颗原本就淫荡的心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