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04校园相爱故事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04校园相爱故事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653
    管理员

    校园相爱故事

      在我们相爱的时候,雷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星星在夜空闪耀着眼睛。

      我和久留美漫步在雨停了之后微湿的街道上。

      我看着双颊微红低垂眼廉依偎在我身边走着的久留美,突然忆起了第一次和这女孩相遇的那一天。

      〔高中开学后第一周的午饭时间,她在福利社买不到面包,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呢!〕在如狼似虎的大批购买人潮前,娇小的她只能不知所措的呆站在门口。

      「喂,小女生……你想买什么?」我适时发挥了我高度的同学爱。

      「肉松面包和巧克力牛奶……」

      我记得她是这么回答的。反正我自己也要买,就当做是顺便吧。当我把面包递给她时,她高兴地展露出可爱的笑容。

      她就是久留美。

      〔之后我们在校庭一起吃面包。因为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所以一直叫她小女生、小女生。结果她微怒地向我抗议:「我姓仁科!叫久留美!」……哈哈哈!〕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相当要好的朋友。不过谁也没想到会变成今天这种情形……。

      从回忆中醒来,我发现久留美正凝视着我。

      「咏,你是不是在回想我们初次见面时候的情景啊?」

      我惊讶地张大眼睛,久留美恶作剧似的笑了。

      「因为我也跟你一样……」

      她轻快地跃过一个水坑。

      「那是刚开学的时候吧。比这时还迟钝的我…在福利社买不到面包,正觉得沮丧的时候,我的头上突然有声音传来。「喂,小女生」!」

      久留美说到这时停下脚步,抬头仰望着星空。

      「我好高兴哦。一起吃着面包的时候你说:「下次要自己买唷。如果努力过后还买不到的话我再替你想办法。…不过要是像今天只站在后面发呆的话,可连面包屑都买不到哦!」」

      「我说过这种话吗?」

      「是啊!」

      久留美转过身来用力地肯定,……或许我是说过吧?不过对久留美来说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吗?唔??

      我疑惑地歪了歪头。久留美展开如花笑靥向我招了招手。

      「我要告诉你刚才的「秘。密!」」

      她站在我面前做出一副要讲悄悄话的模样。我弯下腰听着久留美在耳边细细的说:「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人!」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我只能呆若木鸡。

      然后,她在我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

      留下甜蜜而又柔软的感触。

     
      彷佛粉红色的涟漪一样震颤着。

      从下到上,再从上到下,虽然轻微,但却剧烈地震颤着。

      我伸出两手,捉住了摇动着的粉红色。那宛如桃花蕾一样美丽的,是少女的乳尖。膨胀的乳房的顶点正在由于兴奋而发热勃起。随着我手指的转动捏弄,「啊!」少女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呻吟,真是动听的声音啊。

      (我,正在和这个小姑娘作爱吧?!)正这样想着,少女的声音又变成了热切的喘息。这个小姑娘,当然就是久留美了。而我,正和同级生久留美结合在一起。

      「咏君,再那样弄,我又有感觉了,……我,我已经,啊啊……」跨坐在我身上,久留美一边用乌溜溜的眼睛望着我一边倾诉着。但是我认为,对久留美来说,稍微带一点虐待性的动作会更令她兴奋,因此我不打算放过她。

      用拇指和食指揪住可爱的樱红色乳头,温柔地摩擦,然后,飞快地用指尖捻动。彷佛是要响应我手指的动作似的,「呀!」久留美猛地挺起腰身,一口气升到了顶峰。从身体深处犹如潮水一般满溢出来的圣洁的水滴四射飞散。涌出的清泉「唰」地流过了久留美的股间,浸透了床单。

      我将手伸到摇晃着就要倒下的久留美的两腋之下,支撑着她的身体。

      久留美的秘部仍在「哔咕、哔咕」地痉挛着。如果有人问痉挛的原因,那就是久留美已经达到了绝顶。若是男人的话,达到高潮时为了放出精液会有短暂但激烈的痉挛;而女孩一方,高潮时则会像是要榨取什么似的反复地长时间的微微痉挛。

      无论怎么说,久留美现在都正处在无比快美的状态中。

      攀上顶峰的女孩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那种好象无法忍受的难过的表情,会令人产生「是不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呀」那样的疑问,但也正是这一点,充分满足了一个男人的征服欲。

      被久留美的蜜壶紧裹着的我的男性分身,在花唇无与伦比的收缩中,感受逐渐升高,终于也达到了限界。

      我提起腰,撑在久留美腋下的双手微微用力,从下面向久留美的深处挺进。我已经无法思考,只知道用分身不停地冲刺,向着那仍未从绝顶中苏醒的地方,持续地打入快感的楔子。

      久留美无法控制地,又发出了悲鸣。

      「不行,不行,……不行啦!」久留美拚命地晃着头,编好的两条辫子也随之左右晃动。

      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得到就又一次攀向高峰的久留美的女性部分,以比到刚才为止更加激烈的程度「啾─」地榨取着我的分身。

      「唔──啊──」

      再也无法忍受的我,也开始了最后的爆发。

      得到解放的纯白色液体,犹如万箭齐发般奔向久留美的子宫。

      思考完全停滞,好象要裂开似的头脑,一片空白。但是,我还是注意到了久留美正在望着我的温柔的眼神。提到久留美的话,确实有着奇怪的习惯,那就是特别喜欢看我在那一瞬间的表情。虽然这样,但随着我的爆发,久留美的膣腔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夹紧,和我结合在一起的女性自身无法停止地急剧地收缩着。

      「啊,啊,啊……啊────!」彷佛要哭出来似的大声喊着,身体震动着,久留美精疲力尽地倒在了我的上面,将疲惫的身体完全交给了我。

      因为无论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小女生,所以根本感觉不到紧贴在我胸前的身体的重量。

      我无言地搂着她,听着她伏在我身上狂乱的喘息,也正因为如此我感到了极大的满足。而被压在我胸前的两只乳房……

      虽然绝称不上是丰满,但是却隐藏着惊人的弹力。我一边尽情地感受着久留美的乳房顶在胸前的那种柔软跳动、令我舒畅无比的感觉,一边温柔地拂弄着久留美的发梢。

      久留美的身体,真温暖啊。

      不,遍布两个人全身的汗水,彷佛梦幻般的紧密结合,在这种场合下,应该说是「炽热」才对。

      (唔,很热啊,好象就要燃烧起来了)「咪─咪─嘎─」(哇,很吵哇,我和久留美好不容易要安静一会儿,就来烦我)「咪─咪─嘎─」(啊,太吵了,太吵了,吵死了!不但吵,而且还热。真是热啊,热啊,热啊,很热啊!)「唔,很热啊,热啊……要热死了。」我稍稍竖起脑袋,用拳头擦着脸上的汗水,努力的睁开了双眼。

      晃了晃头,稍微清醒了点儿。发现是在自己的家里,在房间里的床上。

      「咪─咪─嘎──咪─咪─嘎──」「我可真是笨哪,夏天当然是会热了。」窗帘没拉上,窗子也就那样开着,再加上窗外,热情的红日毫不保留地将它的光和热投向大地。真了不起啊,我竟然一直睡到了现在。

      我坐起上半身,迷迷糊糊地环顾四周,看到了到在桌子上的一个已经变空了的瓶子。

      ……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久留美……」这并不是梦,而是昨天发生的真实的故事。我只不过是在醒过来之前,一直还想着这件事而已。

      昨天晚上,即使回到了家里,久留美的身影仍然在我的脑海里盘桓,挥之不去,令我无法成眠。没办法,我只好开了一大瓶清酒,一口气喝光了,这才算是把自己放倒了。

      「嗯,……久留美」即使仅仅是这样又一次自言自语地念着久留美的名字,我的心脏就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动了。

      不管怎样,我还是和看起来像妹妹一样的久留美一起「做」过了。而且她还是超敏感体质,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或那样的极其激烈的动作。

      (但是,久留美她,没关系吧。)只有这一点,一直令我担心着。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是刚刚出过一哉这件事,另外昨晚到最后久留美回家时,已经是凌晨了。久留美的父亲大人,恐怕又会变成暴怒了吧……

      (如果被她父亲知道了久留美凌晨才回家的真正原因的话……恐怕会杀了我吧……嗯,很有可能)不过,光看久留美的父亲大人,到现在还没有提着猎枪冲进我的狗窝兴师问罪,我想,也许久留美已经很好地向她父亲解释过了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我发誓我会一直支持久留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决心一直守护她,直至她成长为一个「好的女人,好的大人」。

      果然,毕竟对我来说,久留美还是像妹妹多一点。虽然和久留美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微妙,而我现在的心情也很是复杂。但是,妹妹,可爱的可爱的,我的妹妹。

      不管是作为实质上的兄长,还是不怎么像的男朋友……

      如果有人敢惹久留美哭的话,「我会把她

      到连星星都看不到得宇宙的另一边去!」这样想着,才发现从醒过来到现在,屋里已经变得更热了。因为这样躺下去只会更热、更难受。因此,我不得不一边伸着懒腰,一边从床上起来。

      打开了空调,我正打算关上窗户。

      「……啊」我看到了在对面家的院子里正在像往常一样晾晒着洗好的衣物的丽子。和往常不同的是,丽子今天穿着半袖衬衫和牛仔裤,给人以爽洁明快的感觉。但不用说也知道没有变化的是,那依然光芒四射的美丽。

      但是,难道丽子要举行洗涤大会吗?从坐垫的套子到窗帘,彷佛是军舰的满舰饰一样在院子里挂满了衣物,随风飘荡。正在砰砰的拍打着坐垫的丽子,不知为什么看起来非常高兴的样子,显得非常可爱。

      好象注意到了站在窗边的我,丽子向着这边朝上望过来,像往常一样,对我微笑着……但是,「呀!」丽子用连在这里也能听到的声音叫了起来,同时用双手遮住了脸。

      (到,到底出了什么事了)顺着丽子那一瞬的视线望向我自己。

      「啊–?!」我也吃惊地汗毛倒竖。

      我的下半身,连一丁点儿遮挡的布片都没有的暴露着,不但这样,而且股间的那一点,正直挺挺地竖立着!处于连5公分厚的钢板都能穿透的超绝硬化状态。

      因为没开空调的时候,屋里像蒸笼一样的热,也许,昨晚我就那么迷迷糊糊得脱光了睡的吧。

      (真是太丢脸了!)慌慌张张地用手挡着那部位,完全是一副可耻的姿态。

      晨勃的「男性本能」再加上「对久留美的回想」,因此那里就成为了现在这样的绝佳状态。

      突然看到了这样的情景,丽子大吃一惊也就不足为奇了。

      真是对不住了。

      急急忙忙地穿上裤子,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我又一次站到了窗前。

      「呵-」

      丽子虽然仍很害羞,但还是朝着我房间的方向望过来。

      (这么说,丽子的丈夫回来后一直待到了昨天吧!从今天起丽子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吧!)我站在三楼,像往常一样,朝丽子送出了讯息。

      我朝着丽子伸出食指,让她看到我竖起的指头,也就是问她,「又是一个人了吗?」丽子一边肯定地点着头,一边朝她家和她自身指着,同样地竖起了食指,回答道,「是一个人。」接下来,我用手指指自己,又指指丽子的家,问她,「今晚,也去你家好吗?」丽子又肯定地点点头。

      仅仅是这样简单地用动作进行交流和问候,我就非常地高兴,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微笑。

      而丽子呢,像少女一样扭扭捏捏地绞着双手,双颊唰地染成了红色,一转身逃进了家里。……真好啊,真是非常得好。丽子真是好到了极点了。

      不但拥有沉鱼落雁般的美貌,更难得的是宛如少女一般的纯真。对男性来说,正是完全理想的女性形象。

      (但是,今天的丽子……)我觉得和平常的气氛稍稍有所不同,是因为她没穿和服吗?应该不会是因为这种事……我想。真是不可思议哪。丽子今天的表情,一望可知是非常的高兴。

      而且,她还朝着这边的窗户,大大方方地挥手和点头,这也是往常所没有的情况。

      (这样,不是很好吗?)话虽这么说,但我和丽子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偷偷摸摸地见面。因为丽子是别人的妻子,我们的关系如果被住在附近的人们知道了的话,那可是相当麻烦的事。

      (是因为那个只顾自己的冷血淡泊的大男子主义的丈夫回过家了,所以丽子是觉得累了也说不定……很难得的整整四天都没有和丽子好好地相爱了,也可能丽子是有点寂寞吧……嗯,今晚,绝对和丽子一起过!)这样在心里坚定地发着誓,我关上了百叶窗。凉风从空调处轻轻地吹来,室内渐渐变得凉爽起来。

      向咖啡机里加入了水和咖啡豆,我走向了洗手间。好好地洗漱了一下,再回到房间时,屋里已经飘满了带着苦涩的香味。

      端着倒进了咖啡的杯子,我在床边弯下了腰。无意中,我的眼神瞟向了床头柜上立着的照片。

      「抱着还是婴儿的我的双亲」、「带着我一起去海水浴场的叔父贵和我」、「中学入学式时的里美和我」,接下来……和这些令人怀念的照片混在一起的,是一张已经旧得泛黄的照片。

      装在相框里已经有点褪色的那张,是「樱木舞」–伫立在紫藤花下。

      点缀着箭翎图案的淡雅的和服,随风飘动的长裙,以缎带系着的一头长发,那美丽纯洁的女学生,看起来除了樱木舞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人了。

      但是,照片是黑白的。从略显灰暗的景色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漫长的岁月流逝的痕迹。或许是大正时代拍摄的照片吧?即使粗略地估计也应有八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吧。因此显而易见地,照片中的少女绝不可能是樱木舞本人。

      「那么,到底是谁呢?」即使被这样问着,我也无法回答。我想也许是小舞的血亲吧,当然我从来没有跟小舞确认过。

      实际上,我是在四年前拿到这张照片的,而照片原来的拥有者是里美。

      那家伙本来打算用这张照片作为装饰咖啡屋的古董的。好象是在神田、神保町的古书店街一带买到的样子……

      我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就立刻被那位「站在紫藤花下的少女」给迷住了。

      从里美那里,我几乎是半强迫地把照片买了过来,让它成为我的私人收藏。

      即使说是一见钟情也并不过分,因为那相片中的少女正是我理想的对象。

      ……不用说,那是在认识小舞以前的事了。

      (也因此,当我在高校的入学式上和小舞擦肩而过时,「啊,照片中的少女真的存在啊」,那样大吃一惊)当然,也就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小舞代替了照片中的少女,成为了我实实在在的憧憬的对象……虽然这么说,但也仅仅是憧憬的对象而已。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只要能和小舞搭上话,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但是,最近好象不太一样了!和小舞不但可以进行超过以前百倍的愉快的谈话……而,而且,而且我还和像永远的女神一样遥不可及的小舞约会了!!)我一边望着和小舞一模一样的照片中的少女,一边像阿呆一样不知不觉地傻笑着。

      昨天没能见到小舞。如果今天她能来参加游泳部的活动就好了。……

      (好了,决定了。吃完了早饭,就去学校吧。)已经快要成为定式的暑假登校,今天又一次大声地宣布出来。

      (浑身汗臭味,外出之前,还是先洗一个澡吧。)因此我又一次走向洗手间,进了已经一无所有的浴室。

      其实说起来,对我来说清洁是第一重要的,因此我也就相当喜欢洗澡。

      如果有一天不洗澡的话,我就会有一种浑身上下发

      无法忍受的感觉。俗话说:「男人出门就有七大敌人」,因此在家的时候,再不让自己爽快,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咕啾咕啾……叽咕叽咕……唰唰」全身上下涂满了浴液和香波,成了泡沫魔人的我,刚开始用水冲洗,「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嗯?又是那些胡搅蛮缠的推销员?还是那些专门逼人订报纸的凶恶无赖的家伙?」不过,好象感觉不像那两种人似的。到底是谁呢?而且我想,如果是宅配便之类的话,稍后还会再送一次的。

      「叮咚叮咚……」门铃继续响着。

      「好了好了,马上就来……」我围上浴巾,一边往下滴着水滴一边走向门口。

      「请问是那位呀?」我一面问着,一面将一只眼睛凑到门镜上。

      「我……我……我是仁科……」久留美站在那里。由于透镜的作用,看起来更像一只娃娃。

      「哎呀,是久留美呀。」打开了门,久留美看到赤裸着上半身的我,立刻脸红了起来。

      「对、对不起」久留美这样说着,慌慌张张转身就要走。

      「喂、没关系的!我也是正打算出门呢!……先进屋,稍等一下吧。」

      如果是昨天的话,我也会很害羞的。但是今天,因为一直在担心着久留美的事,没理由问都不问,就这么让她回去的。

      把久留美领进了屋,我急急忙忙到浴室冲掉了身上残留的泡沫。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换好了衣服,回到房间里,久留美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儿等着。偶尔朝这面瞥一两眼,又立刻低下了头。双颊微微泛红,看起来惹人爱怜。

      白色的罩衫,粉红色的裙子,规规矩矩地编好的头发,迷人的雀斑,种种女孩子的动作和表情,……完全是用细线条勾勒的久留美看起来蛮小的,但非常清纯。

      昨夜的事情,即使现在想起来仍宛如梦幻一般。从她的衣服之上,昨夜那美丽的裸体彷佛透过衣服在记忆中鲜明地浮现出来。

      (虽然并不大但却很漂亮的久留美的乳房,非常敏感的……无论身体的任何部位,仅仅是轻微地接触都会产生反应,拼命地发出可爱的娇啼……

      唔,不行了!)再进行关于久留美的这样的回想,就会陷入面临爆发的危险状态中了!光天化日之下只知道发情可不行。再说久留美是纯洁的姑娘,从现在开始我只能也必须温柔地温柔地照顾她并保护她。平常心!平常心!

      「真对不起……想喝茶的话,我给你沏,但咖啡没关系吧?」「没关系。…………啊,不用麻烦了。……对不起!」淡淡地对久留美微笑着,我开始给她倒咖啡。加两小匙砂糖,再稍多添点儿牛奶……按久留美喜欢的口味调配好后,我把咖啡递给了她。

      「谢谢啦。……真好喝!」她嘴里含着咖啡,对我嘻嘻地笑着。

      因为她仍保持着从昨天开始恢复的明朗的表情,这令我稍微安心了一些。但首先还是听听我一直担心的事吧。

      「那以后……没出什么事吧……比如说你父亲什么的?」和一哉的事彷佛是在上午不久前发生的似的。久留美的父亲会发怒,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更何况,若是知道她已经受到了男人的洗礼的话……

      (她父亲会噗地一刀捅死我吧?)不过,从我一直活到了现在来看,久留美这一次是真的努力过了。

      「是的。昨天,咏君,这个……那个……谢谢……」浮现出微妙的笑容的久留美,眼珠骨碌碌地转动着,她也一定是想起了我们昨晚激烈的相爱吧。

      有那么一会儿,相互之间都找不到话说,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我想我也是久留美也是,两个人的心中都在描绘着同样的情形吧。

      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血液哗地冲上脸颊的感觉。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不可避免的,双方同时脸红了起来。注意到这一点的瞬间,我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久留美也同样的「扑哧……」地笑出声来。

      「咏君……」久留美忽地握住了我的手,扑进了我的怀里。

      「谢谢。真的,谢谢你。」把头伏在我的胸前,她轻声地述说着。

      「从那以后……回到了家里……父亲又因为我生气了。但是,我也希望他能理解我的想法……因此,我和父亲一直谈到了今天早晨。」久留美一边说着,一边向上望着我的眼睛。

      「那样做的结果,到最后终于父亲也理解我了……」久留美露出了闪着光辉的笑脸。

      我听了也非常高兴,情不自禁地倏地抱紧了她。

      「好极了!」

      这样说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合上了双睑静静地向我献上红唇。

      我也立刻用我的嘴唇覆上她的。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温柔……

      脑海里仍然残留着女孩那柔软的感觉,接触着的唇缓缓地分开了。

      「也就是说……久留美大小姐非常高兴,因此虽然通宵没睡,但仍打算坚持参加暑假讲习了?」用手指敲着久留美的额角,我问道。

      「哎,不要嘛。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当然会明白了。久留美的心思晶莹剔透,几乎一望可知。父亲既然体谅了久留美的想法,因此「我也决不会辜负父亲的心情和希望」,久留美就是这么想的吧。看起来无拘无束的外表下,却跳动着一颗坚强的心。……这样的久留美,正是我最喜欢的。

      「但是,太勉强自己也不行哟。久留美的话,会一直拚命努力直到自己倒下的吧。」和我轻松的语气正相反的,我想说的事才是我真正担心的。因为久留美看起来真的准备全力以赴,一拼到底了。如果决心要干的话,就绝对会一直坚持到底。其实好好想一下的话,田中美沙或者樱木舞不也是同样的这种「认真的人」吗?我非常喜欢像她们这样充满热情的女孩,而且很羡慕她们。

      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顶,久留美嘻嘻地露出了像小孩子一样的笑颜。

      「其实,今天下午才有暑假讲习的。……不过,就按照咏君说的,我晚上会早点儿睡的。」「是这样啊……那么,上午就在我家睡一会儿怎么样?

      到时候,我会叫你的。……」听了我的提议,久留美「嗯-」地环视着室内。

      「真的可以吗?」一边说着,还一边吐了吐舌头。

      「没关系的。放心吧。虽然屋里又脏又乱的,但还是稍微休息一下的好。」在话音未落之前,我就已经抱起了久留美。把她送到床边,温柔地放到床上。之后,拉上窗帘,关了灯。

      「阿咏……那个……」久留美抓住我的袖子,说道,「求你了。在我睡着之前,在旁边陪我好吗?」我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我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身旁躺了下来。

      好象是撒娇似的,久留美扭动着挤进了我的怀里。

      彷佛正做着一个美梦一般,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不知是不是因为感觉太好的缘故,久留美更进一步的挤过来,和我紧密的接触着。……她的乳房那温暖柔软的感触,让我渐渐变得很狼狈。昨夜那曾经任我随心所欲揉搓的胸部,那曾被我数度吸啜捏弄的乳头,依然鲜明的记忆,令我根本没法保持无动于衷。

      ……不知不觉中,股间的分身又热了起来。

      倏地,我感觉到了久留美肩头轻微的震动。

      「对不起。」

      抱歉。不好意思,很可耻。……不过,平常毫无理由就变得坚挺的情况都有,抱着自己喜欢的女孩会产生这种反应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即使这样(指无论如何也没法不发生变化),也令我深深感到了男性的悲哀。也许年纪再大一些,就不会做这么差劲的事了吧。快点变没吧,拜托了。

      对着灰心丧气的我,久留美用温柔的眼神望了过来。

      「没关系的。即使是我,也能明白的。……如果是男人的话,是会变成这样的吧。……而且,我知道阿咏即使已经变成了这样,仍然在拚命地抑制自己,……我,觉得非常幸福。」「久留美……」「阿咏,我……没关系的。如果是为了阿咏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按照阿咏希望的那样……我的……全部……都愿意献给阿咏……」几乎是耳语一般的久留美的表白,令我大吃一惊。愿意这么对我说的女孩,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得到的。

      可能是因为说出了大胆的话,久留美的双眸变得水汪汪的,眼睛里闪动着艳丽的光芒。

      (唔,久留美,为什么这么可爱呢?)虽然我几乎就要被激情冲垮了,但还是要忍耐。因为珍视久留美,只想要好好保护她,所以说了要忍耐,就一定要忍耐。

      「久留美,谢谢。但是我,只是现在这样就已经很舒服了……好了,别多说了,睡吧。」久留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阿咏,好温柔啊。因为温柔……所以我非常喜欢。」轻声说着,她闭上了眼睛。

      我默默地,继续抚摸着她的头发。

      稍过了一段时间,「呼…呼……」,可以听到久留美睡着后的轻微的呼吸声。我静悄悄地离开了久留美的身旁。……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